TOP榜寫作榜手機小說

最近更新新書入庫全部小說

凌渡電子書 >> 我是極品爐鼎 >> 第886章 大結局

第886章 大結局

天道閣中混亂一片,盧小鼎拉著盧藥香的手,盯著頭上的天道眼,好在攻擊打過來時可以閃開。

“師姐,我們只要注意一些,等著她自毀天道閣后,就能出去了?!彼χf道。

盧藥香皺著眉,看了眼天空才低頭說道:“正因為危險,所以我們才要逃出去?!?/p>

“天道閣如果由這塔平靜的毀掉,星域受到的影響不會太大,只有靠近這里的幾個星域會消失?!?/p>

“如果是由她自行強毀,那有一半以上的星域都會消失,無數的人都將死去,也包括我們?!?/p>

盧小鼎眨了眨眼睛問道:“師姐,誰告訴你這些事的?”

“善水?!边@種事除了善水,還有誰會和她說,盧藥香淡淡的說道。

現在想逃已經晚了,只能看那些厲害的家伙,有沒有什么辦法了。

這時,墨魔妲沖了過來,猛得拉住盧小鼎的手就向天道鏡飛去。

“??!”盧藥香愣了一下,本想去抓她回來,手都伸了出去卻又停住。

她看著墨魔妲想到,這人是和那些厲害家伙在一起的,如果他們想逃出去的話,必然能有辦法。

小鼎跟著他們便可以活下去,留在這里只有死活一條。善水才不會管誰會不會活,星域的存亡更是與他無關。

他誰也不在乎,只是想毀了這個世界。

盧小鼎回頭一看,發現盧藥香竟然沒有跟上來,只是站在原地好好的看著她。

“師姐!”她大聲喊道,剛要甩開墨魔妲回去,耳邊就傳來了盧藥香的傳音。

“小鼎,你趕快跟他們走,這里撐不住了。善水鐵了心要毀掉這里,留在這里只有死路一條,跟著他們還有可能離開,別再拖拖拉拉了!”她嚴厲得說道,就怕盧小鼎依舊不肯走,沒必要大家都死在這里。

盧小鼎皺著眉看著她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被墨魔妲順勢拉到了天道鏡處,而墨一夢這時正用些黑色的東西,把鏡子畫的亂七八糟。

這樣的法紋誰也沒見過,卻有股荒野的感覺,非常的大氣和充滿了神秘感。

眾人都在等著墨一夢把天道鏡強行打開,而鴉盜賊團的人面面相覷,計劃怎么辦?

鴉煙的目光落在了墨一夢那邊,如果這里崩塌的話,那邊就是條生路。

但他沒有去求墨一夢,而是把目光看向了善水,這個男人肯定有出去的辦法。

“殺了他!”鴉煙對著善水一指,帶領人就向他飛了過來,只要把他逼到絕境,便會使出逃命的辦法來。

天道眼此時正向四周亂攻擊,不把這里毀了不罷休,閣中的靈氣被攪動得非常不穩定。讓人舒服的靈氣現在變成了殺人的刀刃,無形無影的割向一切碰得到的東西。

不管是人還是物,都會被它們切成碎片,還非常難躲避。

鴉盜賊團的人除了要對付善水,還要躲避這些靈氣和天道眼。雖然人多,但善水擁有太之潤這個寶物,防御力非常的強大。

他本身就對天道閣熟悉,畢竟是此閣主人的空族,天道眼進攻前會怎么樣,都在他的掌握之中。

善水被他護住,在天道閣中游刃有余的閃避著攻擊,一點也不緊張。

而其它的人就沒這么輕松了,進入天道閣里的人都很厲害,但現在被關在閣中打,他們想逃都逃不了。

天道眼的攻擊又強得夸張,不少人都被打中,瞬間就化為了灰燼。

時間一點點的過去,天道閣崩潰的更加厲害,墨一夢對天道鏡的破壞也取了些效果,鏡面可以伸進一只手了。

只要再撐一會,便可以進入到里面,破壞掉里面那塊鏡子就能出去。

發狂的星離卻在這時盯上了他們,除了她的主人消失之件事外,此時的天道閣中,最讓她痛恨的就是墨一夢了。

星離不想放過任何一個人,連整個星域都要毀,更別說是人了。不管是誰,都通通去死吧!

大量的天道眼看了過來,對著墨一夢這邊就放出來,每一次的攻擊都強大到可以干掉一個長生期的人。

而他只能站在這里破鏡不可逃避,就算墨一夢能夠擋住第一波,也不一定就能擋住第二波攻勢。

“小心肝,先到旁邊去等一下,破了鏡就帶你離開?!蹦фб豢?,便狠狠推開盧小鼎,和其它墨家的人站在了墨一夢的身后。

他們站的位置很有講究,一看便知是法陣站位,以身為陣組成了防御。

在天道眼攻擊打來的瞬間,便放出光芒把天道鏡和墨一夢給擋住了,全力和天道閣拼了起來。

而墨魔妲的聲音也在整個天道閣中響了起來,“如果還想活命,就過來一起擋住攻擊,天道鏡打開大家都可以逃走!”

“這邊星域的毀滅已經不可避免,什么門派種族已經全是空,我們只有同心協力才能活下去!”

隨著他的聲音在天道閣中傳開,星離如同聽到笑話般大笑起來,“想進入幻千之空,你們別做夢了!”

進入天道閣中的人,雖然有聽到星離和太之潤兩個空族的矛盾,但對于天道閣毀滅,他們所居住的星域也會全部消失一件事,卻根本不知情。

現在聽到墨魔妲的話,頓時就覺得找到了知情人,別的地方也無處可逃,就抱著一絲希望飛了過來。

無數的傳音從四面八方過來,訊問這到底是什么回事。

墨魔妲簡短的把事情解釋了一下,天道閣把大家所在的這片世界隔了起來,如果它毀掉的話,產生的扭曲和沖擊就會撕碎里面所有的星域。

而此時它干的就是這件事,除了他們之外,其它的人和星域沒一個能逃得掉。

雖然幻千之空那邊很兇險,但比關在這里被白白打死強多了。

話他是說了,信不信就由聽的人自行決定了,反正一心想要尋死那也是他們自己的事。

過了片刻,外層天道鏡就快完全被突破,墨魔妲他們卻快撐不住了。今天會發生這樣的異變,是誰也沒意料到的,誰知道身為守護者的星離會失去理智。

各種準備都全了,連強攻都有想過,就是沒料到這種魚死網破的情況。

就在大家快撐不住的時候,一道道光芒往他們這邊飛了過來,想通的人都飛過來加入到了他們這里。

自己一人面對天道眼的猛烈攻擊,還不如找人一起干,人多力量大。就算有人死去,總會活幾個下來,自己就有可能是其中之一。

除了善水和鴉盜賊團的人,其它活著的人大多都趕來了,在墨魔妲的安排下進入了陣中開始出力。

進來才發現,天道眼對此處的攻擊簡直多的令人發指,放出全身的神力都沒有能活下來的機會。

眾人苦苦支撐著,而善水和鴉盜賊團還是沒過來,依舊在那打得不可開交,大家都不懂這群人多大的恨仇,都什么時候了還這樣。

盧小鼎則飛回到盧藥香的身邊,看著她問道:“師姐,你要幫善水,還是去護天道鏡???”

“天道鏡還有一點點機會,我們一起過去吧。如果能夠活著出去,你就別再離開了。但失敗的話,總算是沒有什么遺憾?!北R藥香微微一笑說道,現在還能說什么,也只有這個選擇了。

盧小鼎點點頭,“確實是這樣,墨魔妲他們還是有些本事的,我想應該出得去吧?!?/p>

現在天道眼的攻擊都集中在了墨魔妲那邊,除了避開狂暴的靈氣,就不會有多大的危險。

加上有盧小鼎在,就算是受了傷也沒關系,馬上便可以治好。

但看到她倆過來后,墨魔妲皺了皺眉頭便傳音給了盧小鼎,“小心肝,別過來!”

“為什么,我們是過來幫忙的呀?”盧小鼎有些莫名其妙,為什么不能來,難道他不想讓師姐一起出去嗎?

墨魔妲只得解釋道:“此陣開起來就只能強行中斷,天道閣的攻擊太強,越到后面神力消耗的也就越大。你倆修為沒到長生,會被吸干的?!?/p>

盧小鼎瞪大眼睛問道:“可里面也有不少虛無修為的呀?”

“他們死了無所謂,但是我不能讓你們倆冒險,如果進來的話只會死的更早?!蹦фдf道,別人的性格他才不在意,有些人注定就是要成為別人的踏腳石。

“你們站遠點等著,等到天道鏡打開之時,就馬上過來。雖然有危險,但有你在的話,還有三成的機會活著進入幻千之空?!?/p>

原來是這樣,盧小鼎趕快拉住盧藥香,把這事和她說了一下,還是別進去等在外面好。

這時,外層的天道鏡已經被墨一夢打開,不像之前那樣還有鏡面存在,而是硬生生出現了個巨大的洞。

透過這個洞,可以看到后方還有一面鏡子,只要再打破它便可以出去了。

大家看到了希望,咬牙切齒的繼續放出神力,撐著天道眼打下的攻擊。這是他們活到現在,感受過最強的攻擊了,每一刻都在生死之間徘徊。

墨一夢卻在此時停了手,轉頭看向了還在打得不可開交的善水他們。

他目光一凜,可怕的威壓便沖了出去,掃過了他們幾人。那種高高在上,如看螻蚊的視線落在了他們身上。

這讓他們有種感覺,自己只是小小的螞蟻,對手強大到根本無法抵抗的地步,與他作對顯得無比的可笑和幼稚。

善水和鴉盜賊團的身形都是一僵,自認為和墨一夢修為相當的鴉煙,此時心中冷如寒冰。

這時他才意識到,墨一夢的修為根本就不是長生,而是幻千之空中修煉得來,比他強得摸不到邊的實力。

“你們幾個過來護法,不然我現在就送你們去死?!蹦粔艨跉馄降恼f道,還帶著一股子的慵懶,卻讓他們不寒而栗。

善水呆呆的看著他,突然便哈哈大笑起來,對鴉盜賊團的人眨了一下眼睛,便向天道鏡飛了過去。

“老大,怎么辦!”盜賊團的人看向鴉煙,只要他說一聲,是現在死還是去幫忙都會全部聽從他的安排。

鴉煙的目光從他們臉上掃過,雖然大家都戴著面具,但并不影響他知道大家長什么樣。

為了自己的自尊,這些伙伴就會成為一具具尸體。雖然他是個手狠手辣的人,卻不是那種視伙伴只是有用沒用的人。

終于,他一咬牙說道:“過去!”

“是!”鴉盜賊團的人齊喝道,也飛向了天道鏡,加入到了對抗星離毀滅攻擊的陣營之中。

整個天道閣中,只剩下盧小鼎和師姐兩人沒去幫忙,她倆就飛在天道鏡不遠處,之前還不顯眼,現在只剩她們后就格外的扎眼了。

正在拼著老命的眾人,眼神不善的看了過來,嘴中也氣憤的罵道:“怎么回事,那兩個女人站在那干嘛,難道想撿現成的便宜?”

“閉嘴,那是我的空族,站在那是有其它的用處!”墨魔妲不爽得罵道,是他讓盧小鼎站出去的,這些將死之人說什么!

原來是他的人,說話的人閉上了嘴,但大家心里面還是有些不滿??兆暹€說得過去,可旁邊不是還站著個女人,那就不是空族了吧。

可這陣是他們墨家的,如果此時得罪了人,被踢出去就不劃算了。

就在這時,善水卻笑道:“盧小鼎確實是空族,但是她旁邊的女人,卻只是個普通的人族罷了,應該和閣下沒關系才對?!?/p>

“此時關系到眾人的性命,怎么能以男女而分,雖然修為不高,但也許正好差她這份力量,少了便就功虧一簣了?!?/p>

墨魔妲深深的看了善水一眼,卻見他意味深長的轉過頭來笑了一下。讓他想到了件事,便收回目光就當沒聽見這句話,繼續專心的防御著天道眼的攻擊。

“剛才似乎有人說,不過來幫忙的話,現在就去死……”善水繼續說道,一點也不在意會不會得罪人。

盧小鼎死盯著他,這家伙想讓師姐也進去,可里面會把人吸干了,修為最低的師姐進去肯定會先完蛋。

不行,絕對不能讓師姐進去。

而盧藥香也不是傻子,被善水這么說幾句就會不好意思,她充耳不聞的站在那,只是冷眼瞧著眾人,反正不會主動去送死。

見墨魔妲沒說話,便有人冷不防的說道:“難道她們覺得這是送死,想在旁邊等門打開后才進來!”

此話一出馬上便殺機四起,誰也不能容易這種情況發生,自己在拼命的時候,卻有人在外面坐等漁翁之利。

盧小鼎皺了皺眉頭,看來不能站在這里了,得找個遠點的地方??傻綍r候天道鏡打開,師姐趕不上了怎么辦?

就在這時,盧藥香突然說道:“我只是有話要對她交代,現在已經講完,馬上就可以進來了,各位何必這般著急?!?/p>

說完她便要飛進去,盧小鼎一把拉住她,“師姐,我們走,別站在這里看著他們?!?/p>

“放心,沒事的,你在這里等著便好?!北R藥香摸摸她的頭說道,又暗暗的傳音,“小鼎,如果我不過去,恐怕他們也會和墨家那些人出矛盾。大家相互不信任,不再出力之時,這天道鏡打不開,你也會走不了?!?/p>

“不管其它人如何,你一定要出去。我倆相識以來,我并沒有為你做過多少事,只是在你還不識這世界時,聽從師父的命令領過你?!?/p>

“長久以來,你為我做了很多事,我不會驕情的說什么無以為報,受之有愧這種話。在我安心的接受你對我的好時,我也希望你能坦然的接受我對你的一點點付出?!?/p>

盧藥香毅然的轉過身,不肯再看盧小鼎一眼,直接飛向了天道鏡。

“哈哈哈哈,盧小鼎,你覺得墨一夢可以打開幻千之空出去嗎?只要我再加些力量,那陣便會瘋狂的吸走里面的神力,你師姐那點點力量會成為第一個犧牲者!”星離的聲音突然出現在盧小鼎的耳邊,笑得肆意妄為。

盧小鼎側過頭,看到了星離正表情扭曲的飄在旁邊,用的并不是人人都可以看到肉身,而是一直以來都不被人看到那個神魂。

“你快死?”她掃了眼星離便問道。

星離的臉一僵,猛得便恢復了狂妄的樣子,“我當然要死了,我正用自己的力量毀掉天道閣,到時候那些星域也會全部毀掉!”

盧小鼎平靜的看著她,“那你來找我干嘛,我一沒阻止你,二沒有試圖打開天道鏡?!?/p>

沒想到她在這時,竟然會如此的冷靜,星離便冷哼道:“我的主人被你認識的那人毀了,現在我只想看到你們痛苦,關鍵時候你也沒幫我。所有人都是騙子,連主人也是這樣,明明當初是他說要永遠和我在一起的!”

“善水騙你的,我可以肯定那魂魄不是你的主人。雖然看起來像,但是憑感覺,我覺得他是為了叫你誤會而自毀,才弄出來騙你的?!北R小鼎說道。

星離沉默了,半晌之后才說:“那又如何,反正主人的肉身沒有了。正是那善水動的手腳,才發生了這樣的事,一定是太之潤告訴他,主人的尸身在我這里,他才會對我下的毒手?!?/p>

“這個男人到底想干什么,毀了我和整個星域對他有什么好處!”

盧小鼎想了想說:“大概是灰說想看到幻千之空吧,不然只能用瘋子的惡趣味來解釋了?!?/p>

“不過,他竟然想守這個信用,還真是叫我有些尷尬啊?!?/p>

說到這個,盧小鼎便向星離問道:“既然沒什么事了,你能停下嗎?就算不想守天道閣,也可以心平氣和的離開,沒必要弄得大家魚死網破?!?/p>

“哼!”星離冷哼了一聲,“我就算是想停也不行了,天道閣馬上便會全部崩潰,已經不受我控制?!?/p>

盧小鼎若有所思的說:“那你現在來找我說話,是將死之時,才發現自己寂寞嗎?”

星離瞬間貼近她,咬牙切齒得講道:“盧小鼎,天道閣毀掉你也活不了。別想著墨一夢可以打開鏡門,這不可能辦到,你別給我說這些有的沒有!”

“那把你剩下的魂魄和力量都給我吧,我好像還欠你個人情,雖然不是為了這個,但就順便把承諾一起應了吧?!北R小鼎伸手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說道。

“……”星離臉色很難看,這算什么意思,竟然想要自己的神魂和力量!

她冷聲說道:“別想了,你的力量給我,都阻止不了天道閣的毀滅。想吞噬我的力量,也一樣無濟于事!”

盧小鼎伸手便按在了她的肩膀上,笑了笑說:“有沒有用不是你說了算,既然我都開了這個口,你就別不好意思,把天道閣交出來吧?!?/p>

“什么!”星離感覺到自己的神魂正從肩膀上流走,盧小鼎已經開始想吞噬自己了,她馬上便反抗起來。不止在阻止自己神魂的流失,還要反吞噬掉盧小鼎的神魂。

而盧小鼎卻直接抬手一巴掌就抽在了她的臉上,莫名其妙的問道:“你干嘛?”

“我才是問你干嘛,你在吞噬我!”星離怒喝道。

盧小鼎卻不以為然的說:“我當然知道在吞噬你,現在我問的是你要干嘛?不想讓我吞噬,你又阻止不了天道閣自毀,身為空族連自己本體控制的陣都失控,你還有什么臉對我大聲說話?!?/p>

“別給我提什么神主不神主的無聊事,最早你找我的目的,不就是要守住天道閣嗎?”

被罵蒙的星離愣愣看著她,突然反應過來,“誰要你來守天道閣了!我現在是要殺了你們,既然你們天天想出去,那就出去個夠,全部去死吧!”

盧小鼎一伸手,啪得就按在了她的臉上,目光堅毅的盯著她,手上瘋狂的吸起了星離的神魂。

她冷漠的說道:“你說的對,師姐進去就死定了。所以我要天道閣安靜下來,你愿意最好,不愿意也行,那我就強取,我做事還輪不到你多嘴!”

這時星離的力量還在被天道閣吸收,已經被消耗了很多,現在只憑著神魂和盧小鼎的肉身對上,在拼吞噬上有些力不從心。

星離狠狠得一咬牙,猛得就向本體沖去。而盧小鼎則死抓著她,被整個帶了起來,其它人看到了還以為她在以古怪的動作飛向天空中的塔。

“小鼎!”墨魔妲吼了起來,差點使得防御出現了缺口,他馬上緊咬著牙齒忍了下來。

盧藥香已經飛進了陣中,頂著眾人的白眼剛要找到站的位置,就看到盧小鼎飛到了天空中。

她隨即狠狠得捏緊了拳頭,這是什么意思,難道一次也不讓自己為她做點事嗎!

盧小鼎被星離帶著鉆進了塔中,進入本體中的星離神魂實力大漲,反撲向了她。

“本體嗎?”盧小鼎伸手住左胸一抓,手便狠狠掏了進去,猛得就把鼎心扯了出來。

透明的小鼎落在手中,里面裝著一層薄薄的黑色液體,這時卻漲了起來,順著鼎邊漫出來,滴落在了地板上。

“什么東西!”星離睜大眼睛,她雖然有盯著盧小鼎,但是沒有天道眼的地方就不行。

大王鬼蝶的毒精被提煉之事,她卻是半點也不清楚,只是知道盧小鼎擁有大王鬼蝶的毒,但那東西對她并沒有多大用處,最多能損壞表面一層。

但現在從鼎心中落下來的毒液,卻比大王鬼蝶的更加兇猛,被染上毒液的地方頓時就冒起了青煙沸騰起來。

“沒有本體,我看你怎么維持現在的實力!”盧小鼎抬手一甩,手中的鼎便飛出來的,啪的落在了地上飛快的變大起來。

而她整個人飛身躍起,直接跳進了鼎中,整個人沒入到毒液中沒了蹤影。只剩毒液不停的翻滾著,嘩嘩的往外流。

“可惡,你竟然敢毀我的本體!”星離這時才發現,在黑色的毒液之中,還有黑白相間的火焰燒灼起來。

之前沒有發現,是白色的火被包在了黑色中,只有黑色的火焰在里面,看起來就是一體的。

這火焰夾雜在毒液之中,不止燒灼著她的本體,還有她的神魂。如果放任毒液火繼續下去,整個塔的下半層就會全部被毀!

本來星離是想把盧小鼎拉進自己的本體,利用優勢把她給吞噬掉,沒想到現在偷雞不成蝕把米,自己反而有麻煩了。

她只得把盧小鼎連人帶鼎趕了出去,“滾!”

在眾人的目光中,塔身發現一陣顫抖,一個五六丈的透明大鼎便從塔中被扔了出來,落在了不遠處的空中。

在場的熟人都知道,這便是盧小鼎的本體,也是第一次看到她的本體是這種樣子。雖然看起來不錯,但里面那滾滾黑液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東西。

盧小鼎出來后便沒有停下來,本體還在不停的漲大越來越寬,最后在不輸給塔的大小下才停止變大。

但是鼎上面的黑毒液,被陰陽火纏在一起,引著一條條的飛向星離,一層層的纏在了塔身上。

整個塔冒起了濃煙,薄弱的地方溶化,看起來危在旦夕。

星離沒料到她竟然有這手,呆呆的站在塔中,看著黑色的毒液從外面穿透塔身流進來,不停的滴在她的腳邊。

毀壞本身還燒灼神魂,就算兩人的實力相差很大,已經消耗過多的她很清楚,自己也擋不住這樣的摧毀。

她已經冷靜下來,看著四周哼了一聲,“那又如何,你又阻止不了天道閣的崩塌?!?/p>

沒有人回答她,鼎中黑色的毒液里有鮮紅的鮮血飛了出來,它們如同一大塊紅綢,在天空中分成幾十條,鉆進了云層之中。

星離呆若木雞的看著這一幕,不可思議得吼道:“這不可能,你怎么可能用這種方式修補法紋!它是法紋又不是人,沒有血肉!”

突然,她意識到了什么,停了下來喃喃自語得嘀咕起來,“不對,她現在已經沒本體了?”

沒有本體便意味著她所有的力量,都化為了鼎的力量,那這治療的力量,便可以治療相同的東西。

她現在是鼎,而鼎不是活物,所以她能夠修補法紋,把崩潰的天道閣給強行救回去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星離放聲大笑起來,“盧小鼎,你贏了??上?,你得守著天道閣,永遠也不可能去看看幻千之空里面的風景,將被終身困在這無聊的地方?!?/p>

“空族又不是死物,怎么能困在一個地方,他們也會寂寞,也會想要交朋友……”

她的聲音越說越小,身體也開始虛化起來,悄悄的化為一團光,飛出塔身落進了鼎中。

巨大的塔身在天空之中開始破碎,化為碎塊又變成沙子,如同下雨般從空中散落下來。

當它全部化為沙子之后,灌滿了毒液的鼎緩緩的開始移動,穩穩的站到了原本屬于星離的地方。

雖然盧小鼎代替了星離,但是天道閣的崩壞卻依舊沒有停下來,天道眼失去了控制,沒有再集中攻擊天道眼,而是分散開來在閣中亂攻擊。

墨魔妲這邊的壓力頓減,誰也不知道盧小鼎能不能控制住天道閣的崩塌,還得繼續打開幻千之空才行。

盧小鼎已經吞噬掉了星離剩下的神魂和力量,她全身溶進了鼎中,使勁的修補著天道閣不讓它們的情況惡化。

天道眼她也在試圖讓它們閉上,別在那睜著打個不停了。

而她代替了星離在天道閣中的位置,天道閣的各種能力也在牽制她,奪取著她的力量。

只要天道閣的自毀能平靜下來,那盧小鼎就可以控制整個天道閣,反之她和所有人都要死在這里。

她不能肯定自己能不能辦到這件事,便把目光投向了天道鏡,在那里打開條路,把人放出去總比死在這里強。

或是回到星域中,自己把天道閣的自毀的威力降到最小,這樣就算是波及到星域,也只會是周圍的,不會全部毀掉。

于是,她便在剛剛接手的天道閣中,尋找著薄弱的地方。

猛的盧小鼎便發現了天道閣中,有一處地方似乎有些波動,在那有個樓牌,上面寫著天之大道四個大字。

她不是從正路進來的,并不知道這里便是被關閉的入口,但這里的波動卻讓她感覺到,努力一下就可以把這里打開。

但她不知道要怎么辦才好,突然想到既然都崩塌了,那只要修起來就好了。而天道鏡那邊墨一夢一直在折騰,不用去管他們。

盧小鼎便讓大量的血飛了過去,在門的那邊修復起來。

大家都看不見她在干什么,只知道除了天道眼沒有集中攻擊天道鏡外,其它的半點改變也沒有。

眾人心中著急,但也沒有輕舉妄動,墨一夢還在默默的在里面那道天道鏡上畫法紋,盧小鼎也在修門。除了不斷攻擊出來的天道眼,天道閣中的氣氛變得有些怪異起來。

但有一點眾人都可以看到,等天空中的白云都消失,下面的法紋全部沒有后,整個天道閣就會全毀了。

雖然有盧小鼎在,法紋的消失速度減慢了不少,但它依舊在減弱,并沒有因此而停下。

大家都盯著法紋,也不知看了多少,天道閣中出現了兩道響聲。

天道閣的門被盧小鼎修好了,而天道鏡也被墨一夢打開了,只是開了一人來高的洞,并不是整面鏡子都放開。

“走!”墨一夢和盧小鼎同時喊道,卻讓大部份人都愣了一下,到底要走哪一邊?

墨家的人沒有絲毫猶豫,跟上墨一夢鉆進了幻千之中里,而墨魔妲卻在走的時候停了下來,猶豫了幾息,外面就來了墨一夢的催促。

他的頭發突然飛起,一下便卷到了善水身上,拖著他沖進了幻千之空中。

善水詫異的看著他,隨即便露出了一絲怪異的笑容。一進入幻千之空中,太之潤瞬間防御起來,彈開了墨魔妲的頭發,包裹著善水化為一道光就向幻千之空的一個方向急速飛了出去。

而盧藥香卻早已經在聲音響起時,就聽盧小鼎的聲音沖向了進來的門,麻利得就鉆了出去。不少沒到長生的一看,便也跟上她,從大門口出去了。

“老大,我們怎么辦!”鴉水問道。

鴉煙正要做出選擇,出口處開始不穩定起來,晃動的非常厲害。天道鏡的破碎之處,也在飛快的變小,馬上又要封住了。

“走!”此時已經容不得他猶豫,一聲令下帶著人便沖進天道鏡中,他們剛剛出去,整個天道閣的入口便被封住了。

盧藥香站在天門星域上,看著位于兩座崖壁中間已經消失的入口,久久的不愿意離去。

她不知道,下次天道閣會不會再開放,但是下次的鑰匙一定要弄到手!

然而等到下次天道閣應該開放的時候,天道鑰卻沒有出現,上次出來的人已經把里面發生的事說了。各門派和家族中的重要人物,都知道天道閣已經異主,天道眼到底還能不能護住星域,再次進入天道閣的時間都一無所知。

為此,有些人便覺得星域沒事了,膽大的人在攻擊之時便放得開,偶爾會發生星域被損毀嚴重的事發生。

本來必會出現的天道眼,也沒有如期的那般出現,更證實了大家的猜測,天道閣已經毀掉了。

可能是那名空族的犧牲,所以沒讓這風波波及出來,雖然失去了天道閣里面的寶物,可上貢也省掉了。

然而,這樣的事沒有持續太長時間,也就千把年后的一天。當又有人在擁有天道眼的星域上大肆破壞時,天道眼又出現了,以熟悉的架勢把那人直接劈成了灰燼。

眾星域一片嘩然,天道眼竟然恢復了,那就是說天道閣八成也能進去了!

“天道眼又出現了!”盧藥香聽聞之事時,扔下正在聽她講學的弟子,直接跑到了沒人的深海中,不想讓弟子看到她激動的神情。

她長長的呼出口氣,輕聲說道:“太好了,小鼎你肯定沒事了?!?/p>

“當然,我花了千年的時間把它修好了一半,完全壓制它下來了?!北R小鼎就站在她的旁邊,笑瞇瞇的說道。

“師姐到是不錯啊,已經做長老了,等我在你這里多扔幾把天道鑰好了。就怕天道閣的規矩太過死板,還是老樣子只給這里三把就討厭了?!?/p>

她站在旁邊一直嘀咕的說個不停,盧藥香卻一句也聽不到,就連她就站在旁邊也感覺不到。

盧小鼎說了半天,便閉了嘴,只是跟在盧藥香的身后,看著她平息了情緒后回到門派。坐在旁邊看著她教導弟子,修煉和做一切的事。

時間一長,她便發現有些無聊,便去看草包了。

他可算是子孫滿堂了,不止青子星域上到處都是天族,還帶著化形成人的天族去到別的星域,已經是響當當的人物。

不管到了什么地方,都會受到別人的尊重,讓天族得到了很好的保障,地位也變得好多了。

大家向天族購買靈草,也能夠順利的得到想要的東西,比以前滿世界到處去尋找要省事簡單多了。

盧小鼎利用天道眼,在各星域中穿行著四處旅行,看了一場場沒見過的美景,瞧著人生悲歡喜怒。也見到了熟或是不太熟的人,看著他們的人生早已經和認識時不同。

時間一長,她便感覺到了星離當初的寂寞,沒人知道你在那里,說的話沒人響應,只得對這個世界做個旁觀。

天道閣又開始送上貢的寶物,她卻寂寞無比,到了此時,她才明白星離為什么瘋了。

如果自己也有神主的話,也會找機會把他干掉,是多么殘忍的人,才會把一個有意識的空族擺在這種地方,永無止境的守下去。

當天道閣災難后第一次重啟,來的人很多,盧藥香也進來了。她什么寶物也沒去尋,只是找了個最靠近鼎的浮島,坐在那自言自語的和盧小鼎說話。

雖然盧小鼎就坐在她的旁邊,兩人卻根本無法交流。盧藥香說的話傳達了過去,卻只讓她更覺得寂寞。

天道鏡并沒有修好,上次的損傷實在是太多,有一次外面還有頭古獸想鉆進來,又被重創了一回。

現在的天道鏡還不能進出,但也不影響其它的事,只要默默的等著,總有一天便可以出去了。

“唉,其實現在想想,當初還不如死掉算了,這破天道閣誰守誰瘋??!”盧小鼎站在天道鏡前,把頭頂在鏡面上,無聊的嘀咕起來。

時間流逝的她都麻木,想不起自己在這里待了多久,除了師姐會每次都來,她都忘了自己是不是還存在。

她嫌棄的抱怨道:“這么默默的守個破地方,說話還沒人聽得到,什么破陣啊,真討厭?!?/p>

說完之后,她微微抬起頭,眼睛看向了幻千之空那邊,就是隔著一層鏡子罷了,卻是困住她無法打破的屏障。

突然,盧小鼎瞇了瞇眼睛,發現外面似乎有個人,誰?

還沒看清外面是誰,便看到一道刺眼的光從那人身上射出,直接就打在了天道鏡上。她的眼睛被光刺的看不見,神魂的耳邊傳來了嘩啦聲,腦子完全蒙了。

天道鏡……被打破了?

她的神魂被這攻擊給逼回到了身體中,突然有什么東西抓住了她的頭發,狠狠得往上便是一提。

盧小鼎整個被從鼎中的毒液里硬生生拉出來,入目之中便是一張肆意妄為的臉。

那張臉露出張揚的笑容,抓著她的頭發迫使她抬起頭來,然后指著身后叫囂道:“盧小鼎,用你的眼睛給我看清楚,那是幻千之空!我對灰做過的承諾一定會去完成,現在我已經做到了,用你的眼睛替她好好的看看這世界!”

“你也太拼了……”盧小鼎看著善水的臉,那不是他之前的那張臉,這張臉是灰喜歡的那張。也是在奪舍之前,善水本來就擁有的臉,他回來了。

而在他的身后,是被擊碎之后,正在飛快消失的天道閣。她和天道閣護住的星域,全部都暴露在了幻千之空中,屏障沒有了。

盧小鼎愣愣的問道:“天道閣沒有了,那些星域怎么辦?”

“我造一個門便是,善水把你的爪子拿開,誰準你扯她的頭發了?!蹦ф犷^便出現在了善水身后,一把就推開他,笑瞇瞇的說道,“小心肝,悶壞了吧,我帶你出去玩?!?/p>

“你們自己去收拾殘局,我要休息一下?!北R小鼎盯著他看了好半天,才平靜的說道,然后重新沉入到了鼎底,泡在漆黑的毒液中,笑了起來。

這樣,也很好……

全書完。

喜歡我是極品爐鼎請大家收藏:(www.vypfsa.live)我是極品爐鼎凌渡電子書更新速度最快。

我是極品爐鼎最新章節 - 我是極品爐鼎全文閱讀 - 我是極品爐鼎txt下載 - 正月初四的全部小說 - 我是極品爐鼎 凌渡電子書

猜你喜歡: 五更鐘、快穿還債、嬌寵女閻王、獄凰凌空、無限女強:失蹤的神眷者、[柱斑]幻夢、極品男神[快穿]、美人為毒:邪帝心尖寵、斂財人生之新征程[綜]、夫君個個是美人、前女友黑化日常、我是極品靈石:爆寵萌徒、伴讀守則、大副不容易、彼岸只為南魄盛、[棋魂]對弈、[紅樓]活該你倒霉!、解毒宮女惑天下、那個要渡我的和尚彎了、傾世情緣:今生只愛你、鳳逆天下:腹黑魔君妖嬈后、侍衛大人休想跑、異瞳帝妃:帝君慢慢來、在男主重生前搞定他(快穿)、江湖遍地是土豪、我讓四個老攻叫老父親那些年
完本推薦: 黃金漁場全文閱讀、將煞全文閱讀、重生校園之商女全文閱讀、神墓全文閱讀、獨步天下全文閱讀、史上第一混亂全文閱讀、菜鳥萌妻:豺狼夫君太無良全文閱讀、逆天嬌:重生豪門蘿莉全文閱讀、我愛你,與你無關!全文閱讀、快穿之攻略日常全文閱讀、吞噬星空全文閱讀、春秋小領主全文閱讀、裸愛成婚全文閱讀、最強小神棍全文閱讀、后宮驚華:妖嬈太子妃全文閱讀、斗羅大陸全文閱讀、冰火魔廚全文閱讀、我的親親老婆:豪門隱婚AA制全文閱讀、宋時行全文閱讀、惹火小廚娘:撿個相公種種地全文閱讀
最近更新: 我和二哈共系統、仙子請自重、大數據修仙、數風流人物、元尊、明末之虎、王者風暴、請聽水滴石穿、霍格沃茨之血脈巫師、臨淵行、我的奶爸人生、猛爹、吞天帝尊、鳳策長安、三界紅包群、諸天最莽系統、無限世界之歸來、巖忍者日志、未來之最強萌妻、大符篆師、天降我才必有用、大人物們爭著要罩我、諸天大圣人、我當為至尊、完美至尊、九天、龍魔血帝、神圣羅馬帝國、萬千之心、卦妃天下

我是極品爐鼎最新章節手機版 - 我是極品爐鼎全文閱讀手機版 - 我是極品爐鼎txt下載手機版 - 正月初四的全部小說 - 我是極品爐鼎 凌渡電子書移動版 - 凌渡電子書手機站

上海时时乐彩神通